一中校庆感言
发布者:黄鹏飞 阅读次数: 3417 2011/12/09 14:42:00

08届毕业生 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言文学    黄鹏飞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图书馆进行考研复习,突然收到一中的一位同学发来消息,为母校七十周年校庆征集毕业生的感言和祝词。思索长久,愈觉得复杂难言。从六年前踏入一中校门,到如今即将离开这所大学,这数年之中与一中抽丝难分的情感联系,对我无疑具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可要我发表些感悟,却不由得踟蹰。

       说毕业后的感言,也许我是没有资格发言的。论年岁,我不过刚毕业了三年,在当年的师长眼里不过是刚过去的一批学生,在一中漫长的历史中更是无足轻重。上不比已经在外闯荡了多年的老前辈来得成熟,有着各种沧桑的感悟,下也不如刚毕业的同学们,尚能感受青涩的成长。而观及我自身,在同窗的诸友之中,也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成绩,又怎么去激励正在一中勤苦奋斗的同学们?

       回想我的经历,我常常反问自己,如果让我重回到六年前,我会对刚入高中的那个我说点什么?也许我会给自己一个严密的学习计划,也许我会对自己倾述这几年的成长感悟,又或者我会向当时的我预言自己将经历什么选择,如此云云。但时间终归是不可逆的序列,我们也没有能力去假设历史,尽管我或者许多的朋友都曾这样想过,但现实中我们该经历多少弯路、挫折、欢乐、消沉,还是一样都不会少去。我们只能说人在相应的年龄总归还是得经历相应的成长,一切终归还是得靠自己去践行,我们一生都将如此,我们没有机会去尝试重来一遍历史,而是只能伴随着既定的成功或平凡继续走下去。对于离开一中的所有校友是如此,对于尚未经历高考的同学们也是如此。我常听说,上士闻道,践而行之。在崇仰仁人志士的同时,我们总是期望着能通晓人生的真谛,由此八面玲珑地体验世界的各个领域;但“真谛”最终不过只是柏拉图式的假设,在现实中无论如何也没有人能妄言出一条绝对正确的道路让你平步青云,有的只是一个个光鲜背影之后对自己生命之道的苦苦探寻。因此,我没有什么成功的必然真理可以告诉后来的同学们,我只能学着罗曼罗兰笔下的克利斯朵夫,独自追寻着自己的真理,也劝所有同学,去追寻自己的真理。也只有自己认识到的,才能适合自己。

       如果让我追述我的高中生涯,我只能说我平淡而充实地度过了三年的学习时光,结识了一群真诚的老师和同学。最终以一个普通的高考成绩来到北京,选择了我喜欢了的中文系专业。而今在三年的大学学习之后,我又将继续面对新的旅程,去追寻我的理想,准备着哲学专业的研究生考试。反观自我,终归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学生,没有各种光彩的头衔,没有值得炫耀的物质实力,但我却感觉到无比的幸运,因为我能找到自己的目标,能践行自己所愿意尝试的理念。我没有太多的奢侈的考虑,只是朴素地忠实于我自己,即使曳尾于涂中,也能自得庄周之喜乐。因此,我是一个平凡的一中人,一个普通而自得其乐的一中人。这是一中给我最大的影响。

       一中的精神是“梅石”的精神,如寒梅般独立,如磐石般坚韧。“梅石”的精神不求繁花似锦的显赫,但求能有陈寅恪先生所言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理想”,使每一个一中人都能坚持自己的选择,为之穷尽微薄之力。因此,当我们追问一中的精神、一中人的精神时,我们每一个人都更应该先反求诸己,作为一中人我们是怎样的人?对此,我想最好的回答不是一个两个个体的功成名就,而是每一个平凡而不一般的一中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坚持。

       为此,祝一中的梅石精神能长久流传,更祝所有的一中人能在自己的道路上如梅石般坚毅,行始于足,无远弗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