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一中,我可爱的家
发布者:校友主页发布 阅读次数: 3476 2021/04/09 10:52:29

编者按:因近日拟写校歌简介,偶然搜索到我校07届校友倪俊峰应邵晏老师之邀撰写的一篇博文《泉州一中,我可爱的家》(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0084a10100x17s.html),字里行间饱含一位年青校友寸草春晖的真挚情怀。现将全文转载,以飨读者,并期待更多的老师继续联系校友,发出约稿邀请,以期推动《梅石文心清》文稿的征集工作。



                              2007届校友 倪俊峰


“晋水边泉山下,巍巍独步,傲看四野。梅石开状元来,济济多士,懿欤盛哉。”这首校歌,在清远山下的一峰园内,传唱了七十年。今天,这个播撒希望的季节里,当我再回母校,抚摸校门上“泉州第一中学”这六个大字的时候,心情是何等的激动。走进这熟悉的校园,脑海里又浮现出在一中近千个难忘的日日夜夜。

记得小时候,父亲带我走过学府路,我总是望着泉州一中那酷似清华园的校门牌坊,年幼的我,希望长大后能成为这座校园里的一名学子。2004年的秋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戴上了“泉州一中”的校徽,成为了一中人。从此,与这方梅石古地结下不了情。

一位可亲的校长

常言道:校长是一个学校的灵魂。我初到泉州一中的时候,正是这所学校发展道路上举步维艰的时候,赖东升校长可谓是临危受命。第一次见识这位校长是在开学典礼上,温文尔雅的气质,自信坚定的话语,让我顿生敬佩。在赖校长和所有一中人的眼里,这是一所“声名远播海内外,学子遍布五大洲”的名校,无论再大的困难都难不倒不屈的一中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赖校长的信念中,始终有办“第一”中学的豪情。校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一中读书的三年,我看到了校长为这所学校的振兴在日夜操劳,真切地感受到学校兴衰,师生有责。然而,让我最难忘的是校长的亲善作风。

泉州一中网站上,有一个名为“一峰书院”的教师个人主页,这是赖校长的个人博客,无论你是老师,家长,还是学生都能在这里对话校长。赖校长上任之际,有一位网名“氢氧化铜”的学生给校长时留言:“我是一名高一新生,现在我为自己是一中的学生而骄傲;三年后,我要让一中为我而骄傲!我相信我可以做得最好。”这段留言得到了校长的赞许,并在的讲话中引用了这段话。读书的那段日子,我很多次给校长在网上留言、发过手机短信,有提建议的,有问疑惑的,有说不满的,每一次校长都在最短的时间内予以回复。这个主页,俨然成为校长信箱,让一中人又多了一个倾诉的渠道,无形中让师生间的距离更近了。此外,每年的艺术节、体育节,校长总是像学长一样与我们同乐,有这样一位可亲的校长,让这个家愈加温馨。

 一位可敬的班主任

在一中,有可亲的校长,也有可敬的老师,我很幸运有王进兴老师这样的班主任。在我眼中,三年的时间,王老师是一位家长,用爱心呵护着这个小家;是一名严师,用责任心经营着这个班级。

高中那会儿,最喜欢上的莫过于王老师的政治课,枯燥的政治课,在老王的演绎下是那样的生动。每次上课,王老师总会把很多自己经历过的实例带到课堂,并很自然地和书本上的知识点结合起来,一堂或将单调的课,在老王的“表演下”,俨然成了一峰园里的“故事会”。正因如此,同学们都喜欢上他的政治课,巴不得一周能多上几回。

让我最难以忘怀的是,王老师秉持着为人师表的一份责任。我在一中三年的时间里,老王每天早晨都会早早地来到班级,迎接每一位学生的到来;晚自习、周练,他总要来班上走走看看同学们的自习的情况。三年的时间,他没有对我们发过一次脾气,每当我们犯了错、学习成绩退步了,老王总会找我们单独谈话,润物细无声中,带给我们一丝丝爱。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王进兴老师为我们上的最后一堂课。这是高考前一天的最后动员。叮咛的话语中,依旧是那么朴实,但这一次老王有些许哽咽,带着对即将毕业的我们的不舍,送上他最好的祝福。担任我们班主任的三年的时间里,他已经把这个班级当成了自己第二个家,而我们则是他精心呵护的子弟。

一群可爱的一中人

成千上万的一中人,有政坛骄子、有商界精英、有学界领军人物、有国际艺术大师……这些都使校友芳名录多了一份沉淀,多了一份厚实。在我的眼里,无论是一中的老师、学子还是校友,都有一份对学校厚重的情感,这份情感源于这所学校七十年的人文底蕴,源于在这篇土地上留下的深深眷恋。

上了大学,当遇到我们一中的校友时,始终感觉是那样的亲切,犹如兄弟姐妹。大家说起在一中的日子都是那样眉飞色舞。有一回,我在《东南早报》上,看到对泉州一位年轻插画设计师的访谈,里面有一段这样的话:“说起接触绘画的经历,我就不得不提起我的母校——泉州一中,我对一中有很深的感情,甚至到现在还保留着一中的校服……”正是这段话,让我有了认识他的冲动。因为同是一中人,让彼此陌生的两个人,开始有了交流。他的创作经历,也为我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处女作提供了很好的新闻素材。后来,我俩成为了好朋友,两个一中人在一起,总有那么多共同的语言,说起母校脸上也总是洋溢着自豪的微笑。

一朝一中人,终身一中人。如今,我每天上班经过泉州一中时,总把车速放得很慢很慢,想多看眼泉州一中,一峰园的牌坊依然挺立,鳌石上“敦品力学”。的校训已深入我心。毕业几年,我始终惦念着母校,时常看看校园网,了解下一中的最新动态,母校日新月异的变化,着实让每个一中人甚喜甚慰!

 

你播一粒种,我开一朵花,在这里妆点出一个美丽的家;你把爱牵来,我把情留下,在这里温暖着一个和谐的家,你用云铺路,我用霞描画,在这里美化出一个可爱的家;你添一片瓦,我加一块砖,在这里建造出一个壮阔的家。泉州一中啊,泉州一中,师友情深溢心间,学子同歌赞母校。

七十年华诞,是悠扬的梅石礼赞,铭刻着泉州一中几代人薪火相传的奉献史、合力同心的奋斗史和拼搏进取的创业史;七十载岁月,是一部铿锵的一峰史诗,书写着泉州一中人面向未来的开拓史、奋进史和再塑泉州人文的心灵史。

这个春天,我们在母校团聚,重温蹉跎岁月摇篮曲,回眸昔日同窗师生情。我们为母校祝寿,看梅石百花烂漫,一峰傲然挺秀;我们为母校许愿,愿泉州一中崛起侨乡,成就“第一”的中学!

  

母校泉州一中70周年前夕,邵晏老师让我为校庆写篇文章,我欣然允应。下笔前,我思索许久,写什么好?说实在,对一中有很深的情感在里面,想说的事情太多,顿时理不清头绪。最后,只能代表性地写几个人,记几件事,以此拙文迎母校生日。

——后记